教师成长的三个阶段:阅己,越己,悦己

光明社教育家 《教育家》是《光明日报》主管的教育周刊。传播有力量的思想,影响有追求的师者。

 二维码 28




有人说,人生需要经历三个阶段,分别是阅己,越己,悦己。我由此想到做老师也应该是这样一种成长过程:“阅己”就是认清自己的长处与短板,从而找到自己成长的目标和方向;“越己”就是不断超越自身的局限,打破固有的认知和观念,成为一个有底气、有能力的专业型教师;“悦己”就是接纳自身的不完美,不计较,不抱怨,保持愉悦的身心,笃定于自己的教育理想,在教师这份工作中实现自我的人生价值。



图片


图片

在持续阅读中“阅己”


关于教师阅读的话题,可谓是众说纷纭。一些学者专家说:“教育最大的问题,就是一群拼命教书的老师不读书。”一线老师则说:“不是我们不想读书,而是我们忙到没有时间读书。”我觉得这两种观点都有待商榷,但是我想说的是,一个不想沦为平庸,想要成长,想要认清自己的老师,无疑需要读书,需要读大量的好书。


读了教育学经典,如苏霍姆林斯基的《给教师的建议》,杜威的《生活与教育》,怀特海的《教育的目的》,还有陶行知、叶圣陶等教育家的著作,我们才会认识到自己对于教育是如此的无知,把教育等同于考试、分数更是一种认知上的盲目与狭隘。只有我们读懂了这些经典的教育著作,我们才会明白什么是教育的本质、目的、意义与价值,才能认清教育的本来面目。


读了心理学著作,如弗洛姆的《爱的艺术》,阿德勒的《儿童人格教育》,埃里克森的《童年与社会》,我们才会认识到自己根本不了解我们的教育对象——儿童。我们之前对儿童施加的种种教育行为有可能是违背教育规律和心理学规律的。只有真正读懂了这些心理学著作,我们的眼里才会有儿童,才会把儿童和成人区别开来,才会把儿童当成独立的个体来看待,才会知晓儿童心灵最深处的秘密。


当然还有太多太多需要教师读的书,而读书最大的作用就是让我们在书籍的洗涤下,认清教育,认清学生,认清自己成为一名真正的教师到底该具备哪些核心的素质。苏霍姆林斯基说:“一些优秀教师的教育技巧的提高,正是由于他们持之以恒地读书,不断地补充他们知识的大海。”


所以,老师们,去读书吧!每天不间断地读书!在阅读中“阅己”,在阅读中探寻教育的本质,在阅读中看见儿童的心灵,在阅读中领悟教师专业成长的真谛。


图片

在教育写作中“越己”


很多教师都不愿意写作,也不喜欢写作,认为写作这件事是语文老师的专业技能,他们压根儿掌握不了。可是一些语文老师不擅长写作,甚至反感写作,他们认为那是专业作家才会干的事。


作家周国平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写作并不是仅仅属于作家的事情,每一个人都具备基本的写作能力。每一个重视心灵生活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拿起笔来写下自己的感受和思考。”


作为教师,我觉得写作和阅读一样重要,甚至比阅读更重要。一个老师仅仅读书,他的脑袋会成为别人的“跑马场”,不懂得写作和输出,书读得再多只能变成“两脚书橱”。


写作对于教师的意义在于整理、记录、分析和反思自己的教育教学实践。写作更是一种思维的训练,正如郝晓东老师所说:“写作,是提升心智的重要途径,是深度学习的强有力工具,是塑造品牌的重要能力。”


通过写“教育日记”,我们能够记录自己日常教育生活的点点滴滴。通过写“教育案例”,我们能够总结自己的教育经验与教育智慧。通过写“教育评论”,我们能够激发自己对教育问题的深入思考。通过写“教育叙事”,我们能够发现教育带给我们的感动与美好。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通过教育写作,我们能够不断省察自我,打破陈旧的、落后的教育观念,从而更新自己的观念,改变自己的行为,一步步地蜕变成长。我们还能在教育写作中,积累丰富的教育经验,提炼专业的教育智慧,形成独特的教育风格,从而成长为一名专业型教师。


所以,老师们,去写作吧!“凡是引起你的注意的,甚至引起你一些模糊的猜想的每一个事实,你都把它记入记事簿里。”(苏霍姆林斯基语)那么你就能在写作中“越己”,在写作中拨开教育的迷雾,在写作中修炼自己的专业技能,在写作中淬炼出令人惊艳的教育智慧。


图片

在自我认同中“悦己”


在当下,想要成为一个心平气和、淡定从容的老师,实属不易。


有的老师,整日忙忙碌碌,像一支永不停歇的陀螺一般围着学生、家长、领导,忙得晕头转向,身心俱疲,但静下心来一想,好像自己一直都在瞎忙。


有的老师,整日怨天尤人,意气消沉,似乎学生、家长、领导都在和自己作对,甚至怀疑自己不适合成为一名老师。


还有的老师得过且过,佛系躺平,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认为教师不过是一份糊口的工作,一个谋生的饭碗,没必要兢兢业业,死而后已。


造成老师们出现以上的思想观念或者行为,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下喧嚣、浮躁、功利化的教育现实所致,但更深层次的原因则是教师们没有完成对教师这份职业的自我认同。职业认同度越高的教师,越能够体验到教育的美好与幸福。


美国教育家帕克•帕尔默在《教学勇气:漫步教师心灵》一书中说:“记住我们是谁,就是把我们的全部身心放回本位,恢复我们的自身认同和完整。当我们忘记了我们自己是谁的时候,我们就解体了我们自己,随之而来的就是可悲的工作后果,可悲的心灵后果。”


当下的教育现实,虽然存在诸多的问题。但作为一名老师,如果我们缺乏对教师这份职业的高度认同,我们就会忘记自己是谁,忘记当初为何选择教师这份职业,以至于产生严重的职业倦怠心理,产生虚无感和无意义感,甚至对自己的教育教学工作感到痛苦和恐惧。


所以,我们要在生命的自我认同和自我完善中来“悦己”。要想成为一名真正的教师,我们就不能把自己的这份工作仅仅当成是一份可有可无的职业,而是当成自己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当成自己实现人生价值的志业。


“悦己”是认识到自己即使是一名普通的教师,“即使能力有限,作用有限,如果能保持独立思考,对现状有清醒的认识,就有可能在整个教育中起作用”(吴非语)。


“悦己”是清楚地认识到:对于自己来说,做教师虽然不是最好的选择,但却是最适合自己的选择。做教师虽然不能够让自己大富大贵,名垂千古,但是成为一名真正的专业型教师,有可能会影响诸多孩子的一生。


“悦己”是和自己的和解,和教师这份职业的和解,和学生的和解,愉悦地接纳自身的不完美,接纳学生的不完美,也接纳教育的不完美。“悦己”还是在实现自己教育理想的道路上,不忧虑,不焦躁,别人不堪其忧,我却不改其乐。


做教师的过程,也许就是我们在教育这条荆棘与荣光并存的道路上不断“阅己”“越己”和“悦己”的过程。


匡山书院手机端
website qrcode

扫描查看手机版网站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